Oops!(白空,现代/学院au)

可配合BGM:Oops 食用

空海一打开宿舍门就有一股馊味从黑洞洞的房间里裹着空调的热风迎面扑来,他叹了口气,狠狠心按下了电灯开关。
“啊!!眼睛!!”房间深处不知道什么角落里发出了一声嚎叫,“谁让你进来的都说了白居易谁也不——”
“ただいま。”空海若无其事地把门关好,放下行李背包就弯下腰来,一路走一路捡起扔到满地都是的衣服书籍杂物,刚没捡几样,就见一个大黑影突然从茶几边上的一坨衣服山里钻出来以肉眼无法预测的速度冲过来一把抱住了空海。
不,与其说是抱住,不如说是用胳膊死死箍住自己往他怀里塞。空海这样想着,抬手拍拍那人的背。
“乐天,我要被你勒死了。”
白乐天的脸埋在空海毛绒绒的羽绒服领子里,闷闷地说:“我还以为你今年都不回来了。”
“今年还剩七天。”空海无奈地拿手指敲敲他的额头,听白乐天这口气跟什么被抛弃的偶像剧女主角一样,要多怨念有多怨念了。
我只回国了五天而已啊。空海想着,哭笑不得,从白乐天的熊抱里逃出来默默收拾猪窝一样的宿舍。前段时间橘逸势家里有些事情,又逢快要新年,空海抵不过逸势的软磨硬泡,便陪他一起回国去,走的时候看乐天脸色铁青就知道他老大不高兴的,空海在家乡呆了四五天,心里一直隐隐不安,最后还是因为担心乐天一个人会熬夜猝死忘记吃饭饿死之类的理由忍不住想赶紧回去了。橘逸势吃着妈妈做的烤鱼看着他,一脸的痛心疾首:“诶,空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宠我的啊!你每年都和我一起过圣诞!那个家伙就真的那么生活不能自理非要你来照顾他吗?”
“乐天是我的朋友,在学校里除了我也没什么人能照顾他了。”
“他要真能把自己饿死,我就跟他姓白。”逸势恨恨的,戳了烤鱼一筷子。
空海朝他笑笑:“对不起,今年不能陪你一起过新年了。”
“空海!我不要管你了!”*
于是空海就这样急匆匆的又从日本回来了,下飞机刚好是24日平安夜这天的中午。
空海暗自称奇,乐天并没有把自己饿死,他还晓得叫外卖,只是不晓得吃完了外卖要扔掉而已,好几盒乱丢在房间各个诡异的角落散发出诡异的味道,甚至有一个出现在他平时闲暇研究佛学时抄写的佛经旁边。空海数了数,一共六盒。
“乐天,你吃过饭了吗?”空海把所有垃圾都打包放到房间外面,现在这个宿舍看起来总算像个人住的地方,他走进小厨房,检查了一下电磁炉和小烤箱。
“呃,我不记得了,也许吧……”白乐天有点不好意思地也收拾起自己的那点破烂,全部拢起来往床上一丢,房间是整理干净不像猪窝了,床又像了。
空海一边摇头一边笑,拉开冰箱一看,愣了,里面全是一碗碗吃剩下的方便面,还有一抽屉不知道从哪来的数量惊人的剥了皮的橘子。
空海的嘴角不可控地抽了抽,砰地一声关上了冰箱。巧空海难为无米之炊。
“哪来的那么多橘子肉?”
“啊……我买的……”
“剥好了皮不吃?”
“这些橘子不是用来吃的,是我卡文找灵感用的。”
“哦?”空海露出好奇的神情,“橘子肉有什么灵感?难不成你在写橘逸势的同人文?”
“去你的,才不是。你看好了。”乐天从冰箱里翻出一个完整的橘子,小心翼翼剥了皮,确定果肉完好无损,他把橘子外侧一瓣瓣的果肉贴在嘴唇上,只轻轻一碰又拿开。
“这样就有灵感了?”空海笑出了声音。
“那当然!”
“哦,那这是什么原理?”空海笑得厉害。
“你不懂的原理。”乐天手上拍了一下笑得停不下来的空海,也跟着他吃吃笑起来,眼睛却无法从他的嘴唇上移开。
他们又闹了好一阵,空海才提出来要请乐天带他上外面去吃饭,催促着他刮胡子洗脸,换上干净厚实的衣服一起出门去。
“听说杨玉环的剧组这几天在学校取景拍电视剧呢。”空海手插在口袋里,一颠一颠地走在白乐天身后。
“什么?!”乐天突然停下,眼睛睁的溜圆。
“你不知道?今天是平安夜,晚上有一个圣诞活动,说杨玉环也会来,还有抽奖,系群里说了好几天你没看到吗?”
“我……我没看到……”乐天抹了一把脸,“天啊,要不是你今天回来,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了……空海,谢谢你担心我这么急赶回来啊。”
空海又忍不住笑:“我可没有,谁要管你了。”
“是吗,那你怎么突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回国用不了微信支付。”空海一本正经道,“这个回答怎么样?”
“你就瞎说吧!”
两人又开始在大街上打打闹闹,就这样一直等到了晚上的平安夜抽奖活动。
*:这句话是原著空海约乐天晚上一起去掘墓的时候橘逸势说的,笑得我半死,就在这里也用了

评论(13)
热度(50)

© 冷气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