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星爵向】恋与特蓝人

○完结篇。略带了一点点星云/卡魔拉的情节,注意。

彼得还在玩以他为主角的恋爱游戏,倒不是说他自己想同时和四个人谈恋爱什么的,他就是很想知道他能打出什么结局。

因为截止到现在,德拉克斯已经打出了神一样的全灭结局,卡魔拉把自己的好感度升到了最高并声称游戏里那些举动是她本尊一件都不会做的,曼蒂斯手里好感度最高的人物不知道为什么是灭霸,格鲁特已经对这个恋爱游戏失去了兴趣,而火箭死活不肯给彼得看。

“拜托,老兄!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给我看的!”彼得叫起来,“我用头发想都知道你肯定把索尔的好感度升到了最高啊!我可没指望你们都像游戏里一样爱我!”

“抽你的灭霸卡去吧。”火箭甚至没正面和他对视,但从背面也能看出他尾巴一甩,胡须抖动,耳朵直竖,反正看上去不怎么开心。

“你!”彼得气血上涌,“给我看好了!”

彼得一甩手,戳开抽卡界面一指头点下去,爆裂的星空特效里炸出一张卡面——恭喜获得!R灭霸·握紧的拳。卡面上的灭霸手戴无限手套攥着拳头,表情高深莫测,好像下一秒就要打个响指,他简直怀疑德拉克斯是不是用这张卡玩出的全灭结局。

“哇哦,真的是灭霸!”曼蒂斯有些雀跃地回头看向火箭,后者耸耸肩,发出一声嗤笑。

他恨火箭,真的恨。这个毛茸茸的混蛋是全银河系唯一一个可以让他星爵气成樱桃炸弹的人。索尔平时遇到对他爱搭不理的彼得都是热情友好的,更别说只见过一面的灭霸讲话都算得上客气,就火箭,彼得真的想不通做游戏的到底为什么会选中火箭,成心为了气他吗。

彼得怏怏不快,闷头打开更新的主线剧情玩起来。

奎尔,怎么了?游戏里的火箭浣熊朝屏幕外的玩家露出疑惑的神色,跳出三条不同的玩家回复选项:我有些饿了/没什么,总有个混蛋想气我/嘿,我想我可能遇到了麻烦 彼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选,他偷偷侧过半个身体瞪了一眼真的那位火箭,然后选了第二项。

Well,行吧,我有点东西给你看。游戏里被画的可爱了许多的火箭浣熊这样说着,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片浩瀚的夜空,彼得轻轻点了一下,便毫无征兆的炸开了一大片烟花,五颜六色的花火和星星融合在一起,非常绚烂,耳机里浪漫的游戏背景音乐来得恰到好处,在鼓点声最大的那一刻,火箭站在屏幕左下角朝玩家眨了眨左眼,好点了?

天啊,这个纸片浣熊。彼得呆住了,然后嘴角开始不受控制地疯狂上扬。他再次偷偷转身看了一眼船上的毛茸茸先生,这一次后者发现了他,火箭紧紧蹙起他小小的眉头,歪了歪脑袋,对上彼得笑得弯弯的绿眼睛,一脸莫名其妙。

“干嘛?”

“没什么啦!”彼得突然就一点也不生气了。

最新的主线剧情里,恋爱游戏主角彼得奎尔先是看了火箭的烟花,然后和卡魔拉深夜在篝火边谈了心,又与灭霸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屏幕外边的玩家彼得托着脸欢快地玩了一下午,有些膨胀,感觉自己真是被全宇宙宠爱啊。现在只剩索尔还没出场了,虽然彼得本人嘴上很不喜欢索尔,但索尔实际上人还是很好的,而且游戏里的索尔还非常帅非常天使,搞得彼得好几次都有点心动,所以他还挺期待索尔的新剧情。

正当他准备继续玩下去,一通电话来了,是有段时间没出现的星云。

“卡魔拉!”星云在另一头举着通讯板几乎是在咆哮,“怎么回事!”

银河护卫队的成员们凑过来,心明眼亮的曼蒂斯看到了星云手里挥的通讯板上一闪而过的bad ending,显然星云打出了坏结局,很坏的那种,坏到能让她打通讯过来咆哮的那种。等星云冷静下来解释来龙去脉,他们才搞明白星云打出了卡魔拉死掉的坏结局。

“放松啦,只是个游戏嘛!”彼得打起了哈哈。

“我们这儿可有人打出了全灭结局哦!”曼蒂斯兴奋地看向德拉克斯。

“多亏我银河系才能安顿不少。”德拉克斯淡然转身。

“I’m Groot.”

“行了,你拿我的账号用吧,我现在把账号密码发给你。”卡魔拉边说边给星云发送了一串数字,“你得有多恨我才能玩成这样。”

星云没说话,仍对卡魔拉怒目而视,而彼得很轻易地从她脸上看出了吃瘪的表情。他也是这时候才发现火箭缩在一边的椅子上捂着脸抽搐。

“火箭你还好吗?”

火箭猛地放开手,捶着膝盖爆发出一串大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她居然也玩儿这种游戏!”

星云嘴角抖了抖,劈手把通讯给挂了。

“等一下,蓝妹妹的用户名叫什么?”火箭停下来喘了口气。

卡魔拉看着面板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开口念了出来:“呃……一个无情的杀手?”

 

彼得最后还是抽空把索尔的新剧情给玩了一遍。游戏里的索尔总是喜欢冷不丁飞到他们的挡风玻璃上敲敲窗户,还喜欢用锤子带着恋爱游戏的主角彼得奎尔飞来飞去,彼得不是不喜欢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剧情,只是他不得不指出火箭是专业级飞来飞去选手,彼得自己也是专业级穿着小飞鞋在天上浪,但索尔通常只飞直线,所以这一点相当不科学。不过索尔是专业级别心动选手,因为他抽到过一张SR索尔·星空之舞,卡面上抱着彼得奎尔在星空中跳舞的索尔可是把他们所有人都狠狠撩了一把,无比的赏心悦目。

于是在新剧情中,彼得在选择了一项他觉得应该会对索尔胃口的回复后,有幸看到游戏主角彼得奎尔被雷神索尔锤咚在阿斯加德昏暗的小房间里,雷神一手握住他的肩膀,居高临下地压制着星爵,海蓝色的眼眸里波涛汹涌,后者的鼻尖距离雷神肌肉饱满的胸膛只有一根手指的宽度。而且他俩的头发在阿斯加德昏黄的灯火下仍然闪得像浇了两斤闪粉。

“哦!!”彼得兴奋地搓着手,“伙计们!快来看啊!”

“哇哦,你看上很开心呢!”曼蒂斯看了看游戏里的奎尔和游戏外的奎尔。

火箭抬了抬眼睛,兴致缺缺,浇了他一头冷水:“比起这个,你真该看看今天的游戏建议区。”

彼得接过火箭递过来的通讯板,一看就皱起了脸。被玩家们送上第一位的留言是全服第一氪金大佬⚡不是🔨写的:可以推出分级制度,希望有成人剧情。

彼得顿时也变得心情很复杂了,他有点搞不懂这么多玩家把这条留言推上去,到底是想看谁的成人剧情?火箭?索尔?卡魔拉?灭霸??可是那个疑似索尔本人的全服第一氪金大佬又想要谁的成人剧情?这可真是一个让人不敢细想的问题。

第二天游戏系统卡池就出了一张新卡,曼蒂斯抽到了——SR火箭·言传身教——卡面上的彼得奎尔被逼至墙角退无可退,表情一脸了然,而火箭一只爪子撑在墙上,他那把气势汹汹的巨大激光枪狠狠地掷在地上,就在彼得奎尔张开的两腿之间,擦过他的大腿,紧贴他的腿根,卡面上的火箭危险地眯着眼睛。

要死了。这暗示意味强烈到让彼得想跳舱自尽,他甚至没脸看一眼火箭。

说得好像火箭也有脸看他一样。

不过那天还有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彼得再次点开玩家留言区,发现全服第一氪金大佬的用户名被改成了“哥你冷静一点”,并从巅峰榜上的第一名掉到了第二。彼得想了一会,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他没猜错,可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经历了火箭的枪咚后,第三天,卡池迎来了卡魔拉的剑咚。彼得亲手抽到了这张新限定——SSR卡魔拉·深陷——卡面上的卡魔拉,一把剑贴着彼得奎尔的脸插在墙上,一把剑握在手里划开了彼得奎尔的上衣,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胸膛和腰腹,身材线条画的很好看,他的表情还非常惊恐。

卡魔拉本人看了之后大笑出声,彼得绕着船舱走了两圈,马上收拾了点东西往身上一背。

“你要去哪?”德拉克斯问。

“那些游戏制作人留地址没?这事今天非解决不可。”彼得急了,他必须在明天的灭霸手套咚出现之前结束这场闹剧,天哪,他的脑子里甚至已经有画面了,这绝对不能发生。

彼得半天之后才回来,笑得像个抱了两百斤大鱼的快乐农夫。

“所以?”火箭难以置信地看向彼得。

“所以解决啦!她们都是一群非常喜欢我的女孩儿,因为想看我和其他人谈恋爱所以做了这么个游戏。我们已经说好不会出现让我难以承受的灭霸卡面了!”彼得兴高采烈,眉飞色舞,他甚至高兴地把毫无防备的火箭捞起来转了两个圈,“哇!兄弟!你知道银河系里有多少喜欢你的女孩儿吗!”

“我只知道你活腻了!”火箭疯狂踢腾着腿高声叫骂,“你个白痴快放我下来!”

过了整整三天,全服第一的氪金大佬才把名字改了回来,彼得忍不住地想象,如果那真的是索尔,可怜的索尔到底遭遇了什么呢。

 

半个月后,银河系首款超现实恋爱游戏恋与特蓝人终于迎来了最后的章节。那天晚上所有还在主线剧情中幸存着的玩家们准时激情守在更新的时间点上,等待最后一次游戏更新。

游戏中的灭霸开始了他的宇宙伟业,经过好几轮的玩家斗卡流程后,所有的玩家都将面对最后的选择了,根据玩家们各自打出的不同剧情,他们面临的选择也各不相同,但如果玩家无法在十秒内作出决定,游戏就自动随机选择一个选项。比如彼得,他最后得到了四个选择,与灭霸一起雄霸宇宙/和雷神成为一对神仙眷侣共治阿斯加德/救火箭然后与他浪迹银河/携手卡魔拉走上反抗灭霸的道路

除了灭霸那个他肯定不会选,彼得真的不知道该选哪个。他头脑乱哄哄的,在只剩四秒的时候退出游戏去睡觉了。

彼得不知道的是,其他人面临的选择比他的更艰难一些。曼蒂斯的四个选择是与灭霸在一起可以拯救其他三个人的命/与雷神在一起能够保住两个人的命/与卡魔拉在一起双双自保/与火箭在一起牺牲救下其他人的命。曼蒂斯最终选择了灭霸。

火箭的四个游戏选项是相信灭霸/相信卡魔拉/相信雷神/相信火箭。火箭当然选择相信火箭,于是火箭得到的游戏结局是,游戏里的火箭浣熊为了保护彼得奎尔而牺牲。

真烦,玩个游戏图开心,为什么就一定要有人去死呢。

与他们相比,彼得似乎是很认真地按恋爱游戏的单纯思维在玩才没有打出任何人死亡的选项。

 

彼得早上醒来后还是不知道该选什么,于是他没有打开游戏。他坐在餐桌边百无聊赖地用勺子搅着杯子里的早餐饮料。

火箭打了个哈欠走进餐厅,熟练地跳上属于他的加高餐桌椅坐在彼得旁边,吃他那份早餐,彼得贴心地帮他顺了顺脸上睡塌的毛。

“今天山达尔有飞灯看,去吗。”火箭的口吻非常平淡。

“好啊!”彼得报以大大的笑容,得到火箭嫌弃的偏头移开视线。

他们还没多唠上几句,就听到敲玻璃窗的声音,索尔飘在外面朝他们招手,洛基抱着胳膊站在不远处一艘飞船里面,看起来极其的不爽。把索尔放进来后,高大俊美的天神直接亲切地搭上了彼得的肩膀,一头金发晃得他有点眼花。

“吾友星爵!我来邀请你去阿斯加德参加我们的国宴,”索尔刚说完,银河护卫队的其他成员也陆续都到了餐厅,惊喜地和索尔打招呼,“大家都可以一起来,小兔子你也要来啊!”

索尔笑得如此迷人,让彼得不好拒绝,而火箭的眉头又出卖了他深层的不高兴:“再说一遍,我不是兔子。”彼得有些窘迫,正当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又来了一艘巨大的甜甜圈形飞船,还发来了通讯,乌木喉的话简洁明了:“奎尔先生,萨诺斯大人要问你几个问题,请跟我来一趟,卡魔拉小姐也请一起。”

这他妈什么情况,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彼得抓着头发几乎要开始抓狂,打过来的第二通通讯也没有给情况带来任何好转的迹象。

“小子,我本来想问你游戏的事但这些都是怎么回事?那他妈的是泰坦飞船吧?哈?”勇度的老烟嗓让彼得的焦虑更重了。

该死的游戏,现在我他妈真得选一个了是不是?

 

 

Fin。

 

 

评论(21)
热度(258)

© 冷气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