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星/roquill】芳心纵火犯 (性感星爵在线倒酒x / 帕老师生日快乐!!)


  “我不要!!”Peter把碗一推尖叫着往餐桌远处逃窜,Gamora和Drax一人一边拉住他的胳膊,Rocket和Mantis一人一边抱住他的腿,他们的动作是如此之快,迅如闪电咵嚓一下把Peter按在地上,以至于吓得Kraglin整个人一抖勺子掉了,Groot宝宝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总是有这样的事打断他们的进餐时光。

 
  “得了吧Quill,你知道那是多大一笔酬金的!”Rocket决定提一提钱来让Peter妥协。
  “我们已经失手了,你知道那个鬼地方现在除了你我们都进不去的!”Gamora则决定打一下感情牌,“Peter,银河护卫队从不失手不是吗?”

  “抱歉,Quill……”Mantis面带不忍地与他对视。

  “为了银河护卫队。”Drax说的认真严肃,光伟正气。

  Peter无比震惊地看看他们,眼睛不停从一张脸转向另一张,他们看起来是如此大义凛然,Peter差点产生他们真的在做什么拯救银河系重大决定的错觉。

  “道理我都懂。”Peter长长吐出一口气,冷静下来。每个人除了Drax都见状放松了手里的力度,Mantis甚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然后Peter猛的一挣又叫起来:“但是为什么要我穿Gamora的衣服!”

  Drax轻易将他拽回,和他解释:“因为那是个醉生梦死的罪恶之地,你也许需要伪装。”

“那该死的家伙只对特蓝人感兴趣!我们根本没法混进去接近他!”Rocket毫不留情地跳上Peter的背, 无比娴熟地骑上他的脖子,左手扯住他的头发右手一巴掌拍在Peter脸上。

 

Peter疼得大喊大叫,Rocket顿了顿,也不满地嚷嚷起来:“嘿!我根本没用力!”

 

开什么玩笑。Rocket的小巴掌打人一点也不疼。

 

“我的脖子!”Peter回头瞪着Rocket,脖子咔咔作响,“你知道你有多重吗混蛋!”Rocket耸了耸肩,摊开手松开了Peter的头发,于是Peter的脑袋猝不及防又咚的一下撞到地板上,Gamora贴心地给他揉了额头,Peter这才委屈巴拉地放弃挣扎,从地上站起来。

“好吧,”Peter最终妥协了,他拍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又摸摸头发,“但是你们一定要接应好我。”

 

事情是这样的,护卫队前几天接到个活,要去偷到一个能启动大型能量武器的密匙,被某位大佬贴身携带,而这位大佬近期都待在Contraxia星的高级会所里,没错,就是你想的那种高级会所。他们之前用了各种方法,明抢暗偷都没能成功,Gamora和Drax还被认了出来,很难再次溜进去了,所以现在他们决定试试一个明抢和暗偷一起上的方案,唯一缺少的是一个能够完美混入戒备森严的守卫去接近那个大佬,并暂时麻痹他让其放松警惕的人。由于任务对象非常麻烦难搞且癖好奇特,Peter以5:1(Groot还是个孩子他不能投票)的压倒性得票成为不二人选。经过大家的讨论,晚上他就要穿着Gamora的衣服混进会所去引诱任务对象了。

 

Peter在房间里换衣服,声音从门里传出来:“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非是Gamora以前的衣服,我根本穿不上!”

 

Rocket摸摸鼻子,思考了一下:“呃,可能性感吧,我猜?”

 

“我本来提议想让你穿Rocket的背心来着。”Drax面不改色。

 

“Dude!”Rocket比划了一下Peter的身高又比划了一下自己。

 

“好吧。”Drax闭上了嘴。

 

Peter的声音又从门板后面传来:“为什么我不能穿我自己的衣服去?”

 

“你确定你有那种风格的衣服?”Gamora在重新补她上次在战斗中被蹭掉的指甲油。

 

“当然啦,我觉得我每件衣服都很适合夜店猎艳。”Peter的话让Drax露出了怀疑的神情。

 

Rocket靠在门上转头问Gamora:“这是个可怕的主意,我们现在还来得及找那些掠夺者给他做一件吗?”

 

“久等啦伙计们!”Peter突然把门打开,Rocket整个儿都往后一摔,跌在Peter身上,Peter接住了他,“wow,你还好吗?”

 

Rocket一抬头,一片白花花的肉体就撞进他视线里,他猛地从Peter身上弹开,像触电了一样。

 

Mantis带头欢呼起来,紧接着Gamora就没忍住笑了:“很适合你,Peter。”Peter Quill,我们的星爵,新烫了头发,修了胡子和鬓角,看上去闪闪发光的,身上勉强穿着Gamora刚遇见他们时穿的那件黑色无袖皮衣,前襟的开口深到腰腹,中间是黑色的透视网纱和绑带,裸露出Peter异常白皙的皮肉,弹性良好的皮料绷在他身上,紧的不能再紧,他略疏忽锻炼的胸肌在皮料下被挤压成有些情/色的饱满形状,腰侧也有附着透视材料的极低开口,那件对他来说尺寸太小的弹性衣物包裹着他,把Peter身上所有的身体曲线从肩膀、胸膛、腰肢全都一览无遗地显现出来,将他本就拥有的丰满肉感的身材凸显得非常美妙。Peter选了一条同样很紧身的裤子——可能是很久没穿过的以前的尺码,挺翘的臀部曲线完全暴露,而他常穿的靴子此时成了暴击加分项,为Peter这双长腿又添几分难言的性感。

 

“哦,这真是——”Rocket干巴巴地说着,眨了眨眼睛,Gamora点头,Kraglin在考虑要不要偷偷跟Yondu打个小报告什么的。

 

“这真是丑的惊心动魄,”Drax不可置信地摊手,转头看向每个人,“穿成这样能引诱到什么生物?”

 

Peter闻言马上表现出一副放心的样子。

 

“还差一点,”Rocket上下打量他,“谁有Quill可以戴的护腕?”Gamora从她房间里拿来一副可调节护腕,Mantis仔细地帮他系上了。

 

“我感觉我快窒息了,”Peter扶着他被衣服勒紧的腰,发出吸了氢气的声音,“我动都不敢动,我怕一走路就要崩开。”

 

“好了,你现在看起来像个盗版雷神。”Rocket冷酷无情地指出。Peter四处找扳手想砸他,他刚一弯腰,腰侧的皮料就嗤啦一声裂开了,在场没人憋住不笑的,Peter气得耳朵通红。

 

“Gamora,你会生气吗?”

 

“哦没关系,这是件很旧的衣服了。”

 

他们很快就要登陆Contraxia了,Peter焦虑不安地站着,不是他不想坐下,衣服太紧坐着真的呼吸困难。Rocket正拿着一把巨大的剪刀在帮他修剪腰侧裂开的口子,补不上就干脆剪开一块好了。Peter紧张的要死,他僵直了脖子一动不动,歪着头俯视Rocket手上的剪刀:“我现在能不能换Mantis或者Gamora来?”

 

Rocket的眼睛离开剪刀看向Peter:“你这——”

 

“看刀!看刀!”Peter惊恐地叫唤。

 

他们最后对了一遍计划,然后下船踏上了去高级会所的不归路。Peter对他们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看准时机接应他,他可不想在这种地方真的遭遇什么令人难以启齿的不测。

 

“好了,我们确认完了——”Peter话没说完,运送食材的车辆就开了过来,机不可失,Peter赶紧追上,回头丢下一句,“我走了!”

 

“喂!等等!”Gamora朝他喊,“Peter!等一下!”

 

Peter跳上那辆车的后踏板,抓住栏杆,成功藏在车后面潜进了夜总会的后厨——没带武器,也没带通讯设备,也没来得及装上追踪器和摄像头。Rocket气得狠狠揉了把自己的脸。

 

 

Peter完美潜入,从后厨溜进正厅,没有任何人对他起疑,他甚至还收获了几个口哨和几只试图揩把油的手。他混在一群来自各个星球的应召男孩女孩中间,四处寻找着他的目标,演技精湛地与人周旋搭讪,眉目传情,不断接过各种人向他递来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任凭那些在灯光下发亮的金色酒滴顺着下巴和脖颈一路滑入胸膛,消失在衣物的阴影中。Peter一路走一路找,在各色客户中间仔细观察,游刃有余地从一个又一个揽上他腰肢的错误臂弯中优雅地转身逃脱,他甚至还摸上刚好经过的紫色发光舞管即兴跳了段,亲吻了一位往他衣领里塞珠宝的女士的头发。反正Peter从没发现他还能在这样的地方混得如此得心应手。

 

突然,一个男人的背影引起了Peter的注意,他悄悄地观察了好一会,无比确定地走了过去。

Peter顺手从侍者手中拉过一辆放满酒水的金色餐车,推着它朝那个长着野猪一样面容的男人小跑起来,Peter勾起嘴角对着他眨了眨眼,他的绿眼睛在夜总会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迷幻灯光下看起来致命的勾魂摄魄。他手里的餐车轻轻抵在那个男人身上,急急地推着那个人向后退,撞进一个没有人的小房间,看起来急不可待的娇俏。

 

Peter丢开餐车甩上门,将那个野猪脸的男人按在墙边吧台上,Peter扯住他的领巾将他拉进,那个男人明显慌了神,手足无措地打翻了吧台上的酒杯和果盘——一点也不像一个有经验的嫖客,Peter将脸贴近,亲昵地蹭上对方的侧脸,然后突然抬手一把扯下那个男人的脸皮。

 

野猪皮头套下露出人类形态Rocket英俊但惊慌的脸。

 

当然,只是一瞬间的惊慌。

 

Rocket马上恢复他平常刻薄冷漠的表情,Peter根本不管他,他还没来得及完成完整的表情转化,Peter就结结实实地吻上了他。Peter的吻技成熟而精湛,今天有主题加成,又多了一点妩媚。Peter放开他的嘴唇,一睁眼发现Rocket又在他们接吻的时候全程睁眼了,Peter有些生气,他伸手遮住那双该死的蓝眼睛,又亲了一下对方的嘴唇,像是突然想起还没报复似的轻轻咬了一口。

 

“五百。”Peter得意地昂起脸,“接吻五百,按秒计费。”

 

“这些钱给谁?”Rocket有点疑惑。

 

“算给我妈的吧,我是我妈生的。”Peter一本正经地告诉他。

 

Rocket看着他,马上一口咬上Peter的下巴。Rocket咬人没轻重,Peter啊得叫了一声,Rocket才松了口。

 

“咬一下八百。”Peter捂着下巴,有些怨念,“话说你过来做什么?你不知道被人发现很危险吗?还有你怎么突然变成人类形态的?”

 

“猜猜我们在外面遇到了谁?”Rocket没看他,皱着眉楷掉了Peter胸口残留的酒液,“Loki。”

 

“他来Contraxia干什么?”

 

“管他呢,他说来谈生意的。反正我们用Thor威胁了他一番,他就答应帮我暂时变一下,很快就会变回去的。”Rocket把头上残留的头套撕去,露出头顶的浣熊耳朵,重获自由的耳朵抖了抖,Peter的心也跟着突然抖了抖。

 

“你这个头套和衣服……”

 

“偷的抢的,还有什么问题布宝宝?”Rocket从口袋里拿出一堆小东西摊在手心里,灵活地捉过Peter的手为Peter装上,一个藏在手腕边护臂的褶皱里,一个装在胸口绑带的金属孔旁边——Rocket的手不小心蹭过了Peter的胸膛,两个人同时缩了一下,最后一个别在Peter的耳后,Rocket帮他装好后轻轻弹了一下Peter的耳尖,Peter报复心极重地回弹了Rocket的耳朵。Peter在灯光下是那么可爱,他暗金色的卷发上像有流动的光,柔软的玫瑰色嘴唇诱人亲吻,只是看着他圆睁的绿眼睛,就会让人忘记所有的不愉快。

 

“我没有问题了。”Peter乖乖地等Rocket给他捣鼓完之后宣布。

 

“换我提问,”Rocket收起他的小玩意,抬眼与Peter对视,“你怎么发现我的,如果这个人不是我你就完了。”

 

Peter直视着浣熊骑士的眼睛,手绕到他身后摸了摸那条在长长衣摆下乱甩的浣熊尾巴,毛茸茸的尾巴娴熟地缠上特蓝人的手,是无声的喜爱。

 

“你不该忘了把它藏起来。”

 

“你不该忘了带上设备。”

 

两双眼睛,一双是天空,一双是宇宙。他们不说话,只是站着,保持着一方被按在墙上,一方被搂在怀里的局面。

 

“见鬼,我在干什么。”Rocket打破沉默,Peter舔舔唇角,Rocket再次吻了上去,他喜欢Peter的嘴唇,那是个胡搅蛮缠,不讲道理的吻,是气势汹汹,凶狠恶劣的缠绵。Rocket上下触碰Peter被那件皮衣包裹的身体,用手掌感受美好曲线温热的起伏,Peter显然不想浪费这身衣服的加成,直接一双腿缠上Rocket的腰身,交叉在他身后,胯部磨蹭着对方已经硬起的部位,Rocket一手把着Peter的腰,一手从Peter的膝盖一路摸上大腿,迟疑一下,顺势摸上挺翘的臀部不知轻重地揉捏,Peter卖力地应对他凶猛的亲吻,光线昏暗的小小房间里回荡着亲吻的羞耻声音,Peter一手扣着Rocket的后脑勺,把他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另一条胳膊搂住Rocket的肩膀,他缠在Rocket身上,有些重心不稳了。

 

Rocket突然放开他:“我现在欠你妈妈多少钱?”

 

“八千五百万。”Peter开始瞎说。

 

Rocket今天第一次上扬嘴角笑了,他碰碰Peter的鼻尖,蹭上Peter柔软的鬓发,用他低哑迷人的声音在Peter耳边说瞎话:“凑个整,一个亿吧。”

 

Peter笑得差点背过气去,从Rocket身上掉下去。Rocket用尾巴抽了一下Peter的小腿,然后愉悦地亲上笑着的Peter,他板着脸做出冷酷无情的样子,以为自己把愉悦隐藏的很好,但笑弯的眼睛马上冷酷无情地出卖了浣熊先生。Peter想笑一会,伸手挡住自己的嘴不让Rocket亲他,Rocket便吻他的手心,温柔地舔舐,惹得Peter心软。

 

他们又磨蹭了一会儿才从房间里出来,Rocket用衣服掩着自己的脸,和Peter往相反的方向走,他回头看了眼Peter,发现这家伙好像开心得不得了,扭着腰连路都不好好走了。说得好像他自己的尾巴没有翘着一样。

 

Peter继续在夜总会里的潜伏任务,混迹了半天,终于成功找到了他们的目标。那位大佬一眼就瞧上了Peter,将这位特蓝美人带回了包下的房间,他搂着Peter,很快叫退了贴身守卫和送来美酒的侍者。这一切都被Peter衣服上的摄像设备清清楚楚地传回了其他人的接收器上,他们开始正式实施计划了,现在是暗偷的部分,Peter在观察房间的结构和设施,忍耐着任务目标对他的上下其手,他突然有点庆幸摄像设备拍不到他身后,不然Rocket看见那家伙乱摸自己的屁股肯定要气得跳起来。Peter寻找了一番有利的地势和位置,引诱任务对象在附近坐下,倒了两杯酒拖延时间,他们只来得及寒暄交谈了几句,暂时还没有套出密匙的具体位置,Peter决定再等等。

 

直到任务对象突然拉扯起Peter胸口的衣物,粗暴的扯开了绑带和皮料,皮肤粗糙勾爪锋利的手摸上Peter的前胸——天花板上突然发出一声巨响!Peter感到突来的震感,一阵浓烈的弹药和皮肤烧焦气味后,任务对象已经浑身抽搐带电地倒在了地上,Rocket扛着他巨大的枪炮踢开通风口铁栏从天而降。

 

小小的浣熊把枪炮丢在桌上,举起酒杯仰头饮尽,伸出手里的酒杯碰了碰Peter的杯子,然后非常Rocket地扬起嘴角朝Peter眨眨左眼:“不欢呼吗,Quill?”

 

Peter激动地把Rocket捞进怀里一通激情乱亲:“操!Rocket!你他妈简直是个芳心纵火犯!”

 

“嘿!你不能因为我有过15次纵火的犯罪记录就这样说我。”

 

“我在夸你!”

 

“啊!那你应该就用夸我的语气说!我现在看起来像个蠢货!”

 

Fin.

 

太好了美国时间还没有过

祝世界上最甜的帕老师生活快乐!事业成功!人生幸福!!!

帕老师我永远喜欢你啊啊啊啊啊!!!!!!!!一定要每天都开开心心啊!!!!

评论(16)
热度(472)

© 冷气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