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护卫队】这可是春天(火箭/星爵 pwp两发完)

这可是春天

 

 

Peter估摸着这个时候大概是地球上的春天。又到了小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这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银河护卫队的小船仍然毫无目的地四处乱撞,每个人都和平常无二,除了那个“小家伙”。

Peter斜着眼睛看向Rocket,后者在同一天早上第四次一声不吭但是暴躁异常地狠狠踹了飞船一下。

“我十岁开始就开着这艘船全宇宙跑,你再踹她我可要心疼啦。”Peter不动,观察Rocket的反应。

“他最近怎么了?我告诉过你不能让他吃垃圾。”Drax严肃地凑近。“我什么时候让Rocket吃垃圾了老兄?”“你自己说他是吃垃圾的小熊猫的。”

Peter崩溃了。

Rocket第五次用尽全力踢了一脚身边的东西,狂躁地转身离开。

“Peter,我们必须快点解决Rocket的问题了。”Gamora无情地指出。

我当然知道啦。Peter烦恼地揉了揉眉心,身为一船之长,虽然他不是什么正经船长,但帮助解决船员遇到的麻烦仍是他的职责。Peter考虑这个问题好几天,Rocket虽然平时脾气暴又凶的要死,可人家本质上还是毛茸茸的小动物啊,他也会像所有毛茸茸的哺乳动物那样抖耳朵,摇尾巴,动胡须,让人想摸摸,尽管当他表现出一只浣熊的可爱时有极大的几率正在满口电击杀冒脸什么的。现在他们的浣熊先生正在面临动物交配期的麻烦,迫在眉睫,十万火急,不能再等了,Rocket被折磨得理智全无,连续三天没法开船。

而Peter现在面临的困难是,他们附近并没有什么存在哺乳动物的星球,最近的一个生活有与Rocket相似动物的星球还需要两天的航程和17次跳跃,抛开这些不说,Rocket愿不愿意还不一定呢。没有一个人忍心继续看Rocket自我折磨,这几天连baby Groot都一直丧着。

直到Mantis使事情开始有转机。虫妹妹还是很拘谨地低头绞弄自己的手指,在队友们“充满关爱”的眼神下不好意思地小声说:“刚才我在走廊上不小心撞到了那只暴脾气的小动物,我碰到了他的身体,嗯,我感觉到了……爱……”

所有人的表情都和当年看见星爵突然尬舞的罗南一模一样。

“对你的,”Mantis指指他们的船长,“……sexual love。”

Peter彻底懵了,Gamora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你的好时机?动物爱好者?”“嘿,别说这种会让Drax误——”

“什么?Quill,我真没想到你沦丧至此!你竟然对动物有非分之想!”Drax果不其然误解了这个词,立刻把Groot护在手里。

“我操,你有毛病吗Drax!”Peter怀疑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和Drax说清楚话了。

Peter给Yondu发了通讯息,询问他是否刚好在逛黑市。

 

Rocket在休息室里焦躁地转圈,每年动物交配期对他的影响从没像今年这么大,如果不是那个有点好看的特蓝人每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盯着他瞧,今天根本不会有事,这一切都是Peter Quill的锅。

Rocket脱掉身上小小的衣服,打算冲个冷水澡看能不能消掉这邪火。

“别这么做,小浣熊也会着凉的。”聒噪特蓝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Rocket小脸一僵,伟大的星爵Peter Quill不知死活地自己来了。Rocket压低耳朵不耐烦地吼:“别叫我浣熊!你亲爹化成灰之前没教教你进房间要敲门吗!”Rocket的大尾巴都炸起来了。

“别提了,他只教我怎么做个球。”Peter以一种非常风骚的姿势靠在门框上,“不管他啦!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Peter抛出手里的小瓶子,Rocket一边扯过一条巨大的浴巾把自己裹住一边腾手接住了瓶子,Peter憋笑很累,Rocket的浴巾大半拖在地上,Peter看他好像玩具店橱窗里一对一对卖的婚纱小熊。

“易形药?”Rocket的耳朵尖又立起了。

“是啊,”Peter把重心换到另一条腿上,看着Rocket的样子心情大好,“快吃了吧,能维持一段时间人类形态,我们会飞到就近有红灯区的地方去,解决你的小问题。”Peter眨眨左眼。Rocket晃晃瓶子,不错,满满一瓶。“这玩意可不便宜,你哪搞来的?”

“这你就别管咯,银河系快递之类的呗,够你过完今年再用几年了吧?”Peter倒了半杯水,Rocket接过水吞下两片药。

“可以,Quill,够兄弟的。”Rocket咽了药浑身轻松,可Peter还靠在那儿没动,顶着一脸欠打的笑。

“你可以滚了。”

“不行,我要看看你会变成什么样。”

“我出去了你们一样能看见啊。”

“不行,我要研究研究怎么变的。”

Rocket骂骂咧咧着要把Peter往门外赶,Peter本来只是开个玩笑,假装推搡两下再走。

Groot从过道里哒哒哒地跑过,一个顺拐把门带上了。

“I’m Groot!!”他好像还挺高兴的。

“Groot!把门打开!”Rocket捶了两下门,“按第二个按钮!”

“……I’m Groot?”

门锁清脆的咔哒声让Rocket对熊生感到了绝望。

“我想,最好还是不要对Groot大喊吧,他最近走路有点同手同脚,而且你看,他还是个宝……呃。”Peter被Rocket一把揪住衣领,拽得Peter差点摔地上。

“见你爸的鬼Quill!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再不滚蛋老子就把——”Rocket顿住了,他松开Peter向后退了两步,倒在地上蜷成一团突然浑身抽搐,Peter开始害怕了,易形药初次服用的副作用很强,但没想过会有这么厉害,Rocket痛得大吼大叫,Peter别过脸不敢看也不忍心看。等Rocket的吼叫声停下,取而代之的是他粗重的呼吸声,Peter悄悄睁开一只眼,随后激动地从地上跳起来。

浣熊不见了,一个高大结实的青年倒在那里,身上还盖着刚才Rocket抓着的那条碍事的浴巾。

“Rocket!你还好吗?”

地上的青年懒懒地转头看他,Peter没忍住大喊出来了。

“操他妈哟!”Peter声音都陡然拔尖,“你太犯规了兄弟!这太过了,这帅的太他妈过头了!”

“你有毛病吗?”青年皱了皱眉头。

“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火箭了,”Peter呆呆地摇头,恨不得原地爆炸,“你现在是个帅哥了,帅得上天,帅得我都想和他来一发。”

“我懂了,”变成人形的Rocket站了起来,“野小子,你故意的吧?”Rocket现在只比Peter矮一点点了,他伸出肌肉结实的手臂将半个身体的重量压在墙上,轻而易举地把Peter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眯起眼睛危险地凑到Peter脸前几乎鼻尖相贴。

“我不知道你在说啥啊。”Peter突然笑得有点虚,虽然Rocket变形后荷尔蒙爆棚,不过Rocket该有的样子也一样都在,他的眼睛仍是红褐色,有点黑眼圈,说话时露出的牙齿比普通人类更尖利,特别是两颗犬齿,Rocket该有的超凶Rocket仍然拥有,只是此时这些超凶突然变得该死的性感了。

Rocket没有说话,手伸到Peter衣袋里捏住那两包明晃晃露出半个角的小塑料袋拽出来,Peter心虚地咧嘴笑了笑,觉得情况不太对头了,他摸索门禁的手徒劳地乱摸了几下,突然想起自己在十分钟前哄Groot帮忙从外面把门锁死了,公共休息室那破锁得跑到船长室才开的出来。他这才意识到把自己送到一只交配期的浣熊门上是一个多么错误的蠢主意,竟然没一个人阻止他!这些家伙!

Rocket眼里有股无名火在窜,他低沉好听的嗓音此刻有些嘶哑:“这才是你的目的,野小子?”Rocket头顶上赫然还存在着的浣熊耳朵让他减少了一些威胁性,Peter喉咙动了动,他偏过脸,下唇擦过Rocket人类的耳垂,对着耳朵吐出气声:“那我猜我跑不掉了,对吧?”Peter转回脸来,勾起唇角,那双装满全银河系星星的眼睛里的每一个光点都在勾引着什么。

“你真邪门,Quill.”Rocket一把扭住Peter摔在床上,暴躁地解Peter的衣服,Peter露出孩童般目的得逞的笑容迫不及待地把双手放到Rocket身上。

tbc

太困了明天再说吧

评论(20)
热度(639)

© 冷气团 | Powered by LOFTER